欄目導航

您現在的位置: 石泉縣人民政府> 信息公開> 政務信息> 正文詳情

石泉:“三四五”產業扶貧模式的探索與實踐

文章來源:縣委辦 作者:張詩清 徐良 發布時間:2020-05-17 15:22 點擊數:
字號:

近年來,石泉縣堅持大產業帶動大扶貧思路,以優勢資源為依托,探索實踐“三有四扶五帶動”產業扶貧模式,形成了一條從短期效益到長期效益、從“輸血”扶貧到“造血”扶貧轉變的有效路徑。2019年全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10.6%,74個貧困村全部脫貧退出,12953戶36673人貧困人口摘下“窮帽子”,貧困發生率由2015年底的15.83%下降到2019年底的1.37%,實現了脫貧攻堅與產業振興的有效銜接。

一、做法與實踐

(一)落實“三有”措施,為“發展什么”指明航向。

1.村村有集體經濟。采取“撥改投,投轉股,股分紅”的方式,因地制宜,分類施策,“宜農則農、宜林則林、宜商則商、宜工則工、宜游則游”,逐村研判,一村一策,鼓勵支持鎮村大膽探索“異地置業型、服務創收型、村社合一型、鄉村旅游型、主體帶動型、債權投資型”等多種模式發展村集體經濟。組建村級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150個,組建村級扶貧互助資金協會84個。2019年為全縣150個村(社區)注入資金9995萬元,其中74個貧困村注入資金8887萬元,“空殼村”全面消除,82個村集體收入均達到6萬元以上。

2.戶戶有長效產業。按照“全域旅游抓龍頭,南茶北桑川道菜,特色種養保增收”的產業布局,因地制宜,因勢利導,因戶施策落實一二三產業,分年度制定主導產業、特色產業、長效產業發展方案,一視同仁給予產業獎補,確保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每戶至少有1項穩定增收的長效產業。貧困戶累計栽桑7035畝、種植黃花菜1227畝、茶葉3945畝、林果業16362畝、食用菌646萬袋、中藥材963畝、養蜂5182箱、訂單蔬菜2756畝、魔芋2527畝,7505戶貧困戶實現長短結合產業項目全覆蓋。

3.人人有穩定就業。堅持以有勞動力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為重點,精準實施就業產業創業“1135”穩定增收工程,面向市場開發1000個左右村內“居家就業”公益性崗位、開發1000個左右縣內“穩定用工”崗位、組織實現3000個左右縣外“穩定務工”型崗位、組織5000戶左右貧困戶發展特色訂單種養產業,實現貧困勞動力就業13678人,自主創業52人,統一簽訂穩定持續的勞動合同,實施勞動技能提升工程,確保45歲以下貧困勞動力至少熟練掌握一門勞動技能。

(二)堅持“四扶”并舉,為“怎么發展”注入動能。

1.扶能人。制定出臺能人大戶獎補政策,強化政策、資金、項目等方面的支撐,扶持“能人”先行,探索產業扶貧路徑。切實為能人搭建好產業發展、新民風建設、參政議政等平臺,積極為能人施展才能創造良好條件。鼓勵引導“能人”帶頭成立專業合作社、專業化農事服務組織,促進與龍頭企業的合作,提高扶貧產業的組織化、規?;蜆藴驶潭?,提升品種、品質和品牌,增強扶貧產業市場競爭力。通過“人才+產業(項目)+基地+農戶”“能人+農戶”“支部+X+貧困戶”等孵化模式,切實發揮能人的“示范帶動”效應。

2.扶企業。出臺《石泉縣招商引資優惠扶持暫行辦法》《石泉縣大力支持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十條意見》,對招商引資的企業在登記、辦照、用地、就業、融資和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給予“硬核”支持,實行全程跟蹤的“保姆式”“店小二”服務模式,完善民營企業重獎激勵機制,全力打造審批事項最少、收費標準最低、辦事效率最高、服務水平最優的營商環境。借助蘇陜合作交流平臺,“走出去”舉辦大型招商推介活動27場次,2019年新引進項目88個、外資企業1戶,到位資金81.7億元,企業新增擔保貸款9590萬元、企業減稅降費近4000萬元,新增市場主體2664戶,其中法人企業536戶,四板掛牌企業2戶。

3.扶貧困戶。系統制定扶持貧困戶產業發展一攬子政策,印發《關于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鞏固提升脫貧成果的實施方案》《石泉縣產業就業精準脫貧“三有”獎補辦法》《關于建立“五位一體”穩定脫貧長效工作機制的實施意見》等文件,實行“獎優不獎劣,獎勤不獎懶,獎實不獎虛”的差異化獎補機制,對有意愿發展產業的貧困戶通過資金扶持、技術幫扶、產業獎補等措施扶持激勵。2019年兌付產業獎補資金1536.28萬元,共有5530戶貧困戶獲得直接受益。

4.扶集體經濟。先后印發《石泉縣扶持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實施方案》《石泉縣財政扶貧資金扶持壯大貧困村集體經濟管理辦法(試行)》《石泉縣2020年穩定脫貧產業就業“三有三穩三增”獎補辦法》系列配套文件,通過光伏電站、蘇陜協作、財政資金注入、壯大集體經濟項目等形式,累計為150個村集體經濟股份合作社注入資金1.38億元,以點帶面、梯次推進,擇優確定10個村落實縣級領導包抓責任,精準指導、重點培育,對村集體經濟年凈收益達10萬元以上、30萬元以上、50萬元以上、100萬元以上,分別獎補2萬元、5萬元、8萬元、10萬元,對做出突出貢獻的領導干部優先提拔使用。

(三)實施“五帶”戰略,為“經濟騰飛”插上翅膀。

1.全域旅游帶動經濟發展。以創建國家全域旅游示范區和鬼谷嶺國家5A級景區為重點,積極推動文旅、農旅深度融合發展。深入推進旅游產業帶動貧困戶創業和貧困人口就業增收的“雙帶”工程,鼓勵農戶在適宜區域建設以有機果蔬采摘、水產養殖和垂釣等為主要內容,兼顧度假體驗、科普教育、個性化定制服務的休閑農莊、創意農莊、鄉村民宿、手工作坊、娛樂康養等旅游服務新業態,共享發展全域旅游帶來的巨大“紅利”。2019年全縣旅游人數增長10.38%、綜合收入增長14.27%,5100余人直接從事旅游業,14000余人間接從事旅游業,從事旅游業人員達到近20000人,其中貧困人口創造就業5200人,創業1200戶,鄉村旅游業已成為富民強縣的支柱產業。

2.集體經濟帶動農民增收。安全用好財政注入的“第一桶金”,充分發揮資金集聚和放大效應,鼓勵支持工商資本、有條件的創業能人、社會鄉賢以投資入股、合作經營、村企共建等方式參與發展村級集體經濟。饒峰驛站、中壩作坊、池河明星、池河五愛率先探索出了一條“支部+村股份經濟合作社+企業(合作社)+貧困戶”的支部引領、主體帶動、產業鋪路,助推產業振興的發展新路,通過盤活資產,逐漸實現了“家園變田園、田園變景區、農家變民宿、農技變活動、農品變商品”良性互動機制。統一為貧困村集體進行配股,折股量化到村、收益量化到戶,實行村集體資金所有權、企業資金使用權、貧困戶分紅收益權“三權分置”。2019年全縣有5281戶貧困戶實現收益分紅,戶均增收1000元以上。

3.龍頭企業帶動農業發展。按照“一業一龍頭”的思路,堅持圍繞產業特性和優勢延伸產業鏈、整合產業鏈、提升價值鏈,每年優選一批帶動能力強、組織化程度高、市場前景好的市場主體,優先指導其進行示范創建,爭取項目扶持資金,持久培育壯大。以天成絲業、嘉晟農業、安康柏盛、安康及食雨、石泉正興、康旺牧業等為龍頭的骨干企業,相繼與全縣近100個村建立生產經營合作關系。截至2019年底,全縣共創建縣級以上園區73個、省市級龍頭企業18個、農民專業合作社286個、家庭農場320個,帶動7500余戶發展產業。

4.社區工廠帶動農民就業。按照“就業圍著扶貧轉,崗位跟著農戶走,工廠繞著社區建”的思路,全縣累計建成毛絨玩具廠27家、新社區工廠22家,實現28個100戶以上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新社區工廠全覆蓋,培育就業扶貧基地20個,吸納1500余個貧困勞動力就地就近就業,社區居民實現了“樓上居住、樓下就業”目標,使社區居民成為“產業工人”,讓“小工廠”逐步成為“大產業”。

5.能人興業帶動鄉村振興。大力實施“能人興村”“智力回引”戰略,千名能人興業計劃,把“三有三能”標準要求作為選育能人的標準,先后建立了5400余人的農村能人隊伍,擇優選聘40名有一技之長的“田秀才”“土專家”擔任全縣農業產業發展技術員,培育1000名能人興業典型和1230個創業大戶,能人創辦領辦新型農業經營主體503個,52名能人擔任縣鎮兩級“兩代一委”,140名能人擔任村(社區)支部書記、主任,376名優秀鄉賢能人進入村級后備力量,一支“素質好、作風實、能力強、潛力大”的村級“領頭雁”為下一步鄉村全面振興提供了強大的人才支撐。

二、探索與啟示

(一)抓實產業是基礎。依托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優勢,始終堅持以全域旅游為龍頭,突出特色,產業融合,精準發力,不斷發展壯大具有縣域特色的鄉村旅游業和相對比較效應的蠶桑、畜牧、蔬菜、茶葉、烤煙、干鮮果等特色農業產業,培育品牌,規模發展,逐步實現產業由無到有、由小到大、由弱到強、由強到精的躍升。實踐證明,只有立足區位優勢,做足特色文章,大力發展優勢產業,才能持續增加農民收入,切實增強產業扶貧的廣泛性、帶動性和持久性。

(二)政策引導是關鍵。立足縣域實情,聚焦扶貧產業發展中的重點、難點、堵點、痛點,從種植、加工、組織、品牌、銷售以及產業布局到培育經營主體等各環節都給予政策支持,系統集成,一體推進,久久為功,既打破了慣性思維,又改資金“撒胡椒面”式分散使用為集中資源辦大事,變“單打獨斗”為“抱團發展”,找到了推進產業扶貧的“金鑰匙”,凝聚起脫貧攻堅的強大合力。實踐證明,只有堅持問題導向、突破固化思維、大膽探索創新,才能為產業扶貧注入源源不斷的生機活力。

(三)助農增收是根本。通過“三有四扶五帶動”產業扶貧模式,貧困戶將擁有的土地、勞力、技術、資產、產業等通過土地流轉、入園務工、產業托管、訂單回購、入股分紅等方式參與其中,既逐步發展壯大了村集體經濟,又拓寬了群眾增收途徑,充分激發了群眾參與產業經營的主人翁熱情,提振了“精氣神”,消除了貧困戶“無項目、無技能、無市場”的思想顧慮。實踐證明,只有推動農戶、鄉賢能人、新型經營主體與村集體經濟組織融為共同體,結成利益聯盟,取得實實在在的收益,才能有效助推“輸血式”扶貧向“造血式”扶貧的根本轉變。


下一篇:沒有了!
澳大利亚打工最舒服赚钱 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广东11选5杀号100准确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北京pk10预测软件 黑龙江福彩22开奖结果 冠军pk10软件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 上海11选5推荐任三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官网